“我想亲你。”

上一回:做一个渣男是什么感受?

· 1 ·

厨房,死角,野狗撑在台子上的两只手围成热烘烘的城墙,阿罐还没来得及从中挣脱。

 

那颗圆滚滚的寸头不知道在问了那一句“你是不是想我了”想到了什么。

 

自己在那里傻呵呵地乐了起来。

 

两颗白白的门牙,笑着露了出来,阿罐倒还给他弄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电动的烧水壶,呜呜的启动的声音,有水气开始从壶口的位置跳升。

 

真受不了现在这要命的宛如两个智障对着的画面了。

 

阿罐准备伸手推他,只是手刚伸出去,尚未碰着他,那人却又将两只胳膊收紧。

 

热烘烘的城墙,现在兀地缩地成寸,空间愈发小了,仿佛要将阿罐包裹进去。

 

“哎,你给我让开,我去把热水倒进壶里。

 

“骗狗呢?水都还没开,你在这点急个什么名堂?

 

骗得可不正是你这只狗吗?

 

不过懒得和他说这些有的没的,阿罐准备从他胳膊下空出来的地方绕过。

 

刚低头那双撑着的手却从厨房的台面上提了起来,伸出去将正低着的,阿罐的头捧了起来。

 

“我想亲你。

 

阿罐的视线里那条狗的脸,不断的放大。

 

薄薄的嘴唇,热热的,轻轻地落在了他的嘴巴上。

 

一秒、两秒、三秒……那个漫长的绵湿的吻终于分开。

 

“你啥情况啊,昨天晚上不是在曼谷的时候亲过了吗?搞得好像很久没有见过似的。

 

“草!我亲你还不好啊,再说这不是小别胜新婚吗?

 

“有毛病,小别个屁,人家小别怎么也得三五天的吧,我们上午不是还睡在一张床吗?

 

“那我就是想亲你不行啊,一想到你一会没见着我,匆匆忙忙地赶回来就想亲你。

 

“放屁!

 

两个人隔得很近,近得呼出来的热气熏熏打在脸上。

 

在野狗的嘴唇又要落在阿罐的嘴唇以前,热水壶响了一下,呜呜的加热声慢慢停下来。

 

“快点,这回水是真开了,让,我去倒水。

 

“切,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亲你哦?

 

“没有,就是……”

 

唉,这问题怎么回答嘛,是喜欢的,是喜欢两张软软的嘴唇近近地贴在一起的。

 

但面对喜欢的人吧,好像总会有一丢丢地不好意思。

 

尤其是要说这种没羞没臊的话。

 

“没有那就是喜欢呗。

 

于是那颗脑袋又冲了过来,仿佛在曼谷野生动物园里瞧见的长颈鹿。

 

盯上了游客手里一桶小小的香蕉,想方设法地从各个方位去吃。

 

现在,野狗是长颈鹿,阿罐的嘴是游客手里的香蕉。

 

搜同社区是一个优秀的同志交流轮,为你提供最新的同志相关资讯,原创文章
搜同_同志论坛_蓝男色写真_2020 » “我想亲你。”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