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搜子居同的日子,上了几回床 就算是恋爱了吗?

 

上一回:等着主人的夸奖搜同社区

· 1 ·

野狗离开搜同的第一个早上,亚航的航班是早上九点从廊曼起飞的。

 

不怪阿罐睡得太沉没醒来送他,实在是这两天每天晚上都给那条狗折腾太过劲、太疯魔了。

 

因此早上阿罐只隐隐约约有意识野狗的手机闹钟好像响了,床边好像空出来一截没那么热了。

 

厕所有人刷牙了,有人穿衣服然后有人关门了。

 

行李箱的车轱辘声音在酒店走廊拖着发出咯噔的动静了。

 

哦,阿罐还有感受到一点,有一个人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

 

薄薄的嘴唇湿漉漉的,睡着也能闻着牙膏的薄荷味道,耳边似乎还有人轻轻地在埋怨。

 

“睡得跟猪似的!”

 

只是埋怨得很轻巧,没有将阿罐完全弄醒。

 

大概是那狗刻意地将每一个动作都弄得动静不大吧。

 

等阿罐完全醒来的时候,酒店的房间忽然变得空落落的,阿罐才完全意识到野狗走了。

 

从床边的小桌子拿过手机,有一条微信:

 

“我上飞机了哈,等我落地了给你发消息,你给我早点回来哦,记得,不要绿帽子!”

 

一样的房间,前两天还觉得房间很小,现在不知道是不是窗帘拉开了的关系。

 

双人床的房间看着好大,人好小,小得好像是天气不好的夜空里小小的一颗星星,孤孤单单。

 

吗蛋,忽然涌上来的有一点空是什么东西,难道是寂寞吗?

 

以前一个人在北京的时候,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一个人去乘地铁,一个人去菜市场买菜。

 

一个人在小区的楼下抽烟,一个人又去逛街看电影,当然也有一个人的旅行。

 

可是从来都没有现在此刻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太久违了。

 

阿罐的脑海里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就拍打过来好多年前的一个画面,是他们大学毕业的时候。

 

一大班子的人吃火锅,拼了老命喝酒流眼泪,时间晚了,茶冷酒散了,同学们都从饭店出来。

 

挤挤挨挨的、觥筹交错的火锅店慢慢空了。

 

三三俩俩的人,醉醉又醺醺,哭了又笑了,好像一群疯子一样歪歪斜斜地走在夜晚的马路上。

 

一开始有三两个在路口叫了车,走了,那群人里空了一点。

 

再走了两步,又有三五个人进了亮着灯的地铁站,笑着和他挥手说了再见。

 

大棒子和他大学又不是一个学校,那天聚会散了就留阿罐一个人走在亮着路灯的街上,熟悉的一个人重新又回来了。

 

那种落寞钻进了身体里。

 

后来这些年阿罐很少有过这种感觉,大概是真习惯了一个人吧,慢慢地也不意识到他是一个人了。

 

可这两天一直旁边有那条狗,那狗走路时会时不时拍拍他屁股,早上瞧他醒来会把他抱得紧紧的。

 

睡前还会跟他在床上打打又闹闹。

 

从两个人到一个人习惯的过程往往很长,但一个人到两个人的习惯过程却很短。

 

大概应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这个道理吧。

 

反正阿罐现在是真觉得不自在,不舒服,不开心。

 

两个人在一起的那种快乐吧,它来的时候你不一定会有多么强烈的感觉。

 

但是你相信我,当那种快乐走的时候,你一定会感受得很清楚,像是有人在你耳边用力敲了一下鼓,告诉你,“你是一个人了哦。”

 

那是有声音的。

 

“恩,落地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我刚醒一会,准备下去吃点东西。”

 

阿罐有点想他,在他刚刚离开曼谷的第一个上午。

 

· 2 ·

 

地球上的很多事还真可以用“世事难料”四个字来写吧。

 

一开始的时候阿罐来曼谷一则是刚和盒子发生的事情,嫌家里太冷,想来热带的岛屿浪浪。

 

二来吧,也有一个原因是觉得和野狗两莫名其妙地走到了一个略微粘稠的暧昧不明朗的境地,也想暂时避开他,等冷静下来再瞧瞧后来的路。

搜同社区是一个优秀的同志交流轮,为你提供最新的同志相关资讯,原创文章
搜同_同志论坛_蓝男色写真_2020 » 和搜子居同的日子,上了几回床 就算是恋爱了吗?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