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着主人的夸奖_搜同新地址

搜同社区_搜同同志网_搜同_搜同论坛_搜同新地址_搜同gay地址

 

· 1 ·

搜同论坛的太阳醒得很早,总是你还在床上瘫着的时候就悄悄给搜同上了色。

 

屋里的窗帘是拉紧的,不过阳光很会见缝插针,窗帘稍微露出一点空隙,搜同逮着便钻了进来。

 

同志论坛这些年一直醒得很早,是说没当社畜已经很长时间了。

 

身边接触的其他不需要上班打卡的朋友也都晚上睡得晚,早上也醒得晚。

 

一个一个夜晚动物。

 

但是阿罐的生物钟早给养成了习惯,毕竟开网店的老板,早上还是要起来处理订单。

 

因此一直保持在差不多八点多左右雷打不动自然醒来。

 

这一天,阿罐醒得很早,最近两天在曼谷和野狗在一起,他的生物钟稍微给打乱了一点。

 

野狗毕竟是社畜,一逮着不用上班的时间总是很晚才舍得睡,他说:

 

“你是不晓得哦,一个上班的人,不用上班的时间是多么宝贵啊,囊个能浪费用来安静地睡觉。”

 

什么鬼道理啊。

 

阿罐想了一下这两三天的事情。

 

飞机落地曼谷的那一个晚上,晚上很晚才落地,野狗来机场接他回来做了一场,快一点才睡。

 

第二天俩人又一起去了恰图恰,将那个有一万五千个摊位的市集能看瞧上的都粗粗看了一眼。

 

重点是,两个人下午一直都没有休息,连阿妈们吆喝的半个小时一百五十泰铢的马杀鸡都没进去。

 

晚上吃了饭坐地铁回市区吃饭,还以为可以直接睡觉,没想等野狗洗了澡出来又是一场大战。

 

阿罐也有点自责,怎么会就没忍住,在野狗靠近他的时候,主动地靠了过去了。

 

明明在地铁上都已经累得站都快站不稳了哇。

 

真是着了魔的饥渴啊。

 

第三天吧,上午起来俩人其实都没安排,可快中午时忽然阿罐提议去曼谷野生动物园看长颈鹿。

 

一来一回,二三十公里,坐车也很累,曼谷那个下午的太阳比哥哥的下面大了不止一圈。

 

长颈鹿园又是露天的,只有一个木棚子。

 

长颈鹿呼出的不太好闻的气味与热得似乎丢一根火柴可以自燃的空气里汇在一块,难受蹭蹭翻倍。

 

阿罐不介意这气味还很能理解,毕竟作为一个零吧,又是第一次见到长颈鹿这种可爱的动物。

 

挪不开腿都是自然的。

 

前前后后花了快五百泰铢买了五桶香蕉不断地投喂,时间过得飞快。

 

· 2 ·

 

说起喂长颈鹿这天下午,有一件事不得不提。

 

在阿罐拿着木签给长颈鹿投喂的时候,旁边有一对听口音似乎也是川渝地区的情侣。

 

一开始女生在最里面的角落给长颈鹿投喂,男孩还时不时蹲下站起给女孩拍照。

 

起先不断说,“你靠左边一点!”“你过来我这边一点!”两个人笑嘻嘻的。

 

只是没到半个钟头,女孩大概是在相机里没看见满意的照片,依然固执找角度让男友拍照。

 

这时,男友的态度就开始不耐烦了,一直嘟囔,“好了没有!”“拍好了吗?”“行了吧?”

 

手里举着手机不再找任何角度,只是机械地摁着音量键。

 

阿罐一开始没想让野狗替他拍照,他只是想喂一下长颈鹿,多呆一会,多看看。

 

但野狗那货却很是兴致勃勃,从头跟拍到尾,仿佛他是阿罐从铂爵旅拍花钱请来的摄影师一样。

 

不断地捕捉角度,一直跟阿罐说。

 

“罐儿!你看我这里啊!头赶快冲着我!”

 

“喂!你手莫靠长颈鹿那么近嘛,你稍微要远一点,我给你拍出一点空气感。”

 

“有了!有了!菲林有了!你莫动,逗站在这里,现在光线很好!”

 

真的,语气极度专业,要不是知道,阿罐真的会以为他是一个专业跟拍的摄影师似的。

 

旁边那对情侣的女孩子,在野狗不断发出指令的时候一脸嫉妒地瞪了男友一眼。

 

会有一点点尴尬啦。

 

可尴尬后,心里又浮出来了一点点开心,开心那个圆寸的狗,眼里可能真的住着有他。

 

期间一度,阿罐瞧野狗一脸的认真,连他细微的动作都在纠正份上,想着自己今天大概能出片了。

 

可是等身边陆陆续续进来了好几对不同的情侣来了又走了,太阳缓慢地落山了。

 

俩人从终于长颈鹿园出去回酒店的路上坐在车上,野狗将他的手机递过来,一看。

 

草,他真的是gay吗?真的不是直男吗?怎么拍得那么认真却把我拍得那么难看。

 

我自拍也没这么难看的啊。

 

“恩…”

 

“罐儿!是不是觉得拍的照片很好看,晚上发个九宫格朋友圈吧,记得写photobyme哦。”

 

出租车的车窗外,低矮的楼,粉红色的夕阳,余晖落在窗户的玻璃上闪闪发光。

 

坐在阿罐一旁的野狗,满脸的汗水却仍然神采奕奕地,有那么一瞬间吧。

 

阿罐好像看见一只小狗,将主人扔得老远的飞盘捡着了,飞快地冲了回来,张着嘴巴喘着粗气。

 

不过两颗眼睛却依然光芒四射的,等着主人的夸奖。

 

“恩,有几张真的挺好的,我挺喜欢的。”

 

难看的话是说不出口了,心里已经投降了。

 

可惜那点感激吧,到了晚上真的是一下子飞走了。

 

阿罐还以为下午拍照拍了那么久,晒了那么久的太阳,总该是累了,俩人连着做了两天也不是十八岁钻石一样硬的年龄了哇。

 

怎么会这样子。

 

野狗真的可怕,那天晚上从野生动物园回去,阿罐洗了澡敷了一块面膜躺在床上。

 

想着等面膜敷好了就早点睡吧,谁知道,没等一小会,那狗从卫生间出来了,身上的水擦干了。

 

不过身上还冒着热气,脚上的鞋一蹬,立刻跳上了床。

 

“罐儿!我今天给你拍的好看吧!是不是可以给我一点奖励!明天我就要走了!”

 

“恩…你明天不是早上九点从廊曼飞吗?要不晚上早点睡吧?”

 

“没事没事,我不累,你不用担心我。”

 

草,我真的不是在担心你,我只是觉得有点累了啊。

 

可是,可是,野狗的就那么光着身子,穿着一条小小的内裤,膝盖抵在床上,两个眼睛湿漉漉看着他。

 

寸头,还以为是坚硬、是硬朗的表示呢,可现在阿罐只从他面前那颗圆滚滚的寸头里瞧出柔软两个字。

 

阿罐没有抗住,从了。

 

等晚上两个人都睡着的时候,阿罐感觉后面的门有点肿了,心里开始冒出想把身旁那人丢出去的想法。

 

我操!我的天爷,他上辈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难不成是一条日天日地的泰迪吗?

 

 

等着主人的夸奖

封面为网络图,与内容无关-

本文是搜同同志网原创

 

搜同社区是一个优秀的同志交流轮,为你提供最新的同志相关资讯,原创文章
搜同_同志论坛_蓝男色写真_2020 » 等着主人的夸奖_搜同新地址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