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同小帅我对阿罐撒谎了。

搜同同志网 搜同新地址

· 1 ·

当我下了飞机给阿罐传了消息。

 

“喂!我落地了,你莫担心哦。

 

不过消息发了出去,他没有回我,悬在空气里,也不知道他在忙什么,总不会还在睡觉吧。

 

我是在下午的时候坐着高铁才回家,洗了澡吃了饭,手机还没是没有动静。

 

一下子,心里就有点慌了。

 

从前我说过,我是一个约炮无数的渣男啦,很多次,约了炮回了家有人给我传消息。

 

我都没有回,看了,点开了,就当做没有看见。

 

后来他们有的在我下一次试图再约他们的时候,传消息过去,发现我给拉黑了。

 

还有的比较看得开的,会在微信上先打趣地骂我一句。

 

“真是个草人朝前,不草人朝后的死东西啊!

 

我也都是笑笑。

 

“那一会还是老地方,我开房,你赶快些过来吧。

 

我从来没有主动地去尝试换位思考,那些给我发了消息我没有回的人,在等消息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心情?

 

会担心我死了?还是直接就觉得没意思了?又或者是看得淡了无所谓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因为我从来没有打心底里认认真真地把谁放进胸口。

 

毕竟我想得很好,玩两年,年龄大了,该结婚了,我就去找个女孩子当我的接盘侠了。

 

谁说接盘侠这个词语只能用于老实的男人。

 

有时候分不清一个男人是直或弯的女孩子,也算是老实人的范畴吧。

 

生活这个东西可真他吗的奇怪啊,从来没想过换位思考的我,没有想到的是:

 

原来总有一天生活会把你摆在你曾经那么对待过得其他人的位置上。

 

用不着你着急。

 

· 2 ·

 

老实说,我并没有很担心罐儿他会不会去给我戴绿帽子这件事情。

 

毕竟这几天的事情,我想我是把他折腾得够劲的。

 

我没谈过多少的恋爱,可也见过别人恋爱吧。

 

不过我有一点浅显的看法,爱吧,它不是本能,是技巧,这一点我是明白的。

 

都说喜欢是藏不住的,哪怕他蒙住了嘴巴,喜欢这个东西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了。

 

切,什么玩意儿。

 

这一句我不信,在情场上面历事多的人,混得频繁的人,逼装得有真你是不敢相信的。

 

我记得有一回吧,我碰着了一个男生,差一点点就有点动心了。

 

我开了房等他,他很快地来了,大夏天的,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

 

见了我的时候还会脸红。

 

记得我伏过身子去亲他的时候,眼睛羞怯地闭上了,睫毛甚至还会微微颤动。

 

后来让他给我那个的时候,口技之生疏,真的让我都以为他是一个雏儿了。

 

但是你知道吧,我在的城市很小,小软件上来来回回的男人都是那么几个。

 

如果说大城市的同性恋是天上的繁星,是海里的鱼。

 

那么我们这个地方的同性恋加起来也不过就是你家里观赏池子里所有鱼的总和了。

 

池子很小,鱼也很少,来来回回,游来游去都是那么几条。

 

你上过的张三也上过,张三上过的可能李四和王五都两个一起双龙过。

 

后来我带着那个男孩去见了我的一个朋友的饭局,当时是真打算和他看看,有没有机会更进一步的。

 

可是他去了,还没进饭店包厢的门,只是拉开了一条缝就赶紧说是有点事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什么事嘛,还不是那张桌子上的有几个人上过他。

 

我倒没有什么处男情节啦,他在我身下瑟瑟发抖,略微带着一点害羞的表情是让我心动的。

 

可这种心动却不是因为他是第一次,而是我觉得他的胆怯是因为真的对我有那么一点意思。

 

你知道啦,真心这个东西,年龄小的时候可能遍地都是,年龄大了真是凤毛麟角。

 

我很在意,觉得很珍贵。

 

但是那天他走了,那天的饭局散了,有两三人跟我说了他的事情。

 

原来他在每一张床上的人设都是楚楚可怜的。

 

这就没意思了。

 

· 3 ·

 

但是吧,我现在有点没底了,是,我刚刚说的头头是道,好像摸清了爱的关窍。

 

可那都是我从来都用旁人的视角去看啊。

 

现在当我自己也从第三视角变成了第一视角,我是真的有点分不清楚了。

 

在曼谷的这两天里,我主观地相信,阿罐对我不会是一点没有真心的吧。

 

在恰图恰的时候,人多的时候,我怕有人碰着他了,赶紧一把拦住他。

 

他会回头先是看了我一眼,一开始有点生气,再然后却从生气的里面浮出一点不好意思。

 

还有吧,去野生动物园看长颈鹿的时候,我给他拍照片,我嗓门又大。

 

一会叫他靠左一点,一会又让他靠右一点,他眼睛盯着一旁的女生先是略微点头致歉。

 

可面对我时,却是表现出一幅认了了,听从了,拿我没办法的样子。

 

如果,我是说如果,这一切都是演戏,都是伪装,阿罐没有一点对我动心。

 

在我离开曼谷的第一天里就直接去马杀鸡了,去桑拿了,去小软件上找别人了。

 

那他的演技真的是可以参加影展值得一个影后或者影帝了。

 

我也认了。

 

但是,他会吗?我有一点点没底。

 

难道喜欢上一个人是这种感觉么?两只脚沾不到地,悬空的,完全没有确认的感觉吗?

 

是这样的吗?我不知道诶?

 

天黑了,我想下楼抽根烟,接着早点睡觉了,明天还要上班。

 

不过没想到的是刚点燃一根烟,抽了半截,从小区垃圾桶的一头跑出来一张熟悉的脸。

 

直直地冲着我走来,糟糕,好像是他诶。

 

之前明明打电话跟他说清楚了啊,怎么会跑到我小区里来找我。

 

真是烦呐。

 

那天在曼谷的时候,阿罐还跟我问起这个人,问我那天下午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我男友。

 

我跟阿罐说电话那头只是一个约我打麻将的人。

 

其实吧,我撒谎了,他并不是一个约我打麻将的人。

 

现在这个人这么晚了,在我从曼谷回来的第一天,找上门来了。

 

这他妈是什么情况哦。

 

 

我对阿罐撒谎了。

封面为网络图,与内容无关-

 

搜同社区是一个优秀的同志交流轮,为你提供最新的同志相关资讯,原创文章
搜同_同志论坛_蓝男色写真_2020 » 搜同小帅我对阿罐撒谎了。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