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

搜同社区

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

· 01 ·


塔民靠在床的边缘,手机的充电线连着,一只手拿着电话,另一只不停地在屏幕上下翻动。


他前不久在豆瓣上关注了一个男生,和他一样是一个同志,且都是受君。


不过他们也不太一样,人家老在广播里能他和男友的露脸照日常。


他呢,连在全是同志的小组征友贴里照片都恨不得发张风景照。


塔民给男生的广播点了一个赞。


他很羡慕这些勇敢发照片的人,只是他好像太差劲了 ,实在很难做到。


屋里的灯关了,窗帘拉的很严,充电器、空气净化器、电脑……各种电器的指示灯微弱的发光。


塔民自己都没发觉,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 02 ·

年初塔民对一个男孩子有过好感,这个男孩子是他工作后的第一个室友。


跟很多小说的桥段不一样,他不太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场景,也不记得谁先和谁说话。


但他却不知不觉的忍不住把视线和注意力慢慢放在男孩子的身上。


塔民这人不太擅长与人打交道,很难和陌生人交流。


刚搬进来的第一个月里,他除了会在碰上男孩子,对方朝他打招呼时点点头没有其他反应。


男孩子性格和他恰好相反,会见面说早,下班前发微信问他吃过饭没要不要一起吃饭。


其实一开始塔民是很惶恐的,这两年他习惯了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一个人吃饭。


他跟很多时下流行的独居的年轻人一样,愿意且享受一个人捧着ipad看综艺笑出声音。


再说,你一个单身的同志,你不享受不愿意又能怎么办是不?


你走过没有人、没有路灯,伸手不见五指的凌晨黑巷子吗?我走过。


刚刚步入这条巷子的时候,会有一点点害怕,对黑暗的深处产生本能的恐惧。


但走上十来分钟,眼睛适应了巷子的黑,恐惧往回倒退,巷子也跟日出的路不见区别。


不过这个时候,如果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举一束强而有力的手电。


人下意识的眼睛会有一个闭上的过程,刚搬进去的塔民就是处在了这个阶段。


他知道男孩子笑呵呵跟他说早时,他应该笑呵呵的回一句早,而不是擦肩而过后才后悔。


他也知道男孩子约他下班一起吃晚饭的时候,应该真实地表达内心想一起吃饭,而不是明明没吃却因为不好意思,说什么我已经吃过了。


塔民知道那是光,是温的,他愿意靠近。


只是在他适应这束光前,他有点忘了该怎么更诚恳去反应。


· 03 ·

时间在早上男孩在洗漱室、出门前碰见塔民say早,塔民又没说出话,只有点头的懊恼里走。


塔民开始适应了原本黑巷子的生活多的这一束光,他在熟悉这道光的同时也慢慢重新熟悉表达。


有天周五的时候,他主动向男孩子发起了邀约。


“明天周末,晚上要一起在小区附近的mall吃个烤鱼,顺便看场电影吗?”


“卧槽!这么突然?”


“怎么,你要约了其他人的话也没事。”


“没约其他人!!!只是觉得你居然会主动问我要不要一起吃饭,蛮惊讶的。”


“emmmm。”


塔民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说他不习惯或啥的都有点别扭,好在男孩子也没纠结这个问题。


“好啦好啦,晚上你几点下班,我差不多七点半能到。”


“行,我也差不多,你想看什么电影,我来买票。”


“好啊,最近看豆瓣说有部恐怖上了,还蛮感兴趣的。”


“是不是那个《寂静之地》,我也在豆瓣看到了。”


“嗯,你不怕的话,那就它呗。”


“我不怕。”


我一个人躲在被子拿平板看恐怖片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儿呢,塔民想。


那天还是塔民搬进这个屋子的小半年来,第一次和男孩子出去在店里吃饭。


他一是觉着男孩子有时下班点外卖替他点了一份怪不好意思,欠了人家人情想还上。


又是觉得好像和男孩子吃饭聊天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一件事情,他也挺愿意的。


那天男孩子到的比较晚,他在微信上问号烤鱼的口味和配菜先下了单,等男孩到店刚好开动。


男孩子脱了衬衣搭在椅子的靠背上,坐下来喝了一口水。


“真难得,这还是你第一次约我出来吃饭,我还以为你就一直是个闷葫芦呢。”


他脸上的表情显示他说的话都是真的,也许说的人没有走心,听的人却听进心里了。


“快吃吧。”


原来他在意我约他出来吃饭啊,塔民赶紧夹了一块鱼,不知道是不是厨子辣椒放的太多。


总觉得眼睛热热的。


· 04 ·

跟马哲里讲的事情呈螺旋发展似的,虽然开始的进度慢了点,但好像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跟以前的一回家两人打个照面,塔民便去洗手间洗漱,完毕点点头又回房间关门,除了从冰箱里拿水果,上厕所就不怎么出门相比,塔民回家待在客厅的时间慢慢变多了。


他们在一起看电视的时间也越来越多,塔民知道,男孩子喜欢看百家讲坛、也喜欢看美食节目。


有时候看着看着塔民便悄悄地没看电视了,趁他没注意,余光就跑到了男生的身上。


他不确定这算什么情感,有的书上写,喜欢是我觉得你会发光,塔民暂时还没有这么觉得。


他只是愿意看男孩子,遗憾的是,有几次被现场抓包了。


“我发现你好几次都没看电视,看我干嘛,是这个节目你不喜欢看吗?”


“没,就转转头,活动一下颈椎。”


男孩子也没想追问太多,接着转过头去看电视,塔民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坠落感。


你要再问两句啊,我可能真的会结巴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塔民想。


又一天下班,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美国恐怖故事。


“你要吃苹果吗?”


“可以,不过我不想洗,你帮我洗一下吧。”


“好的,青的还是红的?”


“青的吧。”


塔民从冰箱里拿了两颗苹果,一颗青的一颗红的。


他洗好后递给男孩子盘着腿坐在沙发上抱着苹果啃。


“啊!好酸啊,我吃口你的。”


男孩子动作跟闪电似的,一下子将塔民手上的红苹果拿了过去,咔擦咬了一口。


“你的比我的好吃。”


“那我们换一个?”


“也不用,哈哈。”


等男孩子将苹果递回来塔民才发现,男孩是顺着他咬的地方咬的,没有说见外地从另一面开咬。


塔民咬了一口,一想到吃到了男孩子的口水,两个人仿佛间接的嘴唇碰到嘴唇。


还好,还好,两人都在看电视,没人留意,塔民的脸红了一块。


· 05 ·

夏天很快就来了。有一周塔民被安排去出差,男孩子老是给他发来短信。


什么,“唉,你快回来吧,都没人一起吃晚饭了。”“那个节目更新了,我要不要等你一起看呢。”


塔民从来没有觉得电话的短信提示音这么好听。


“我明天就回来了,他们说这里的草莓挺好的,我带一箱回来吧。”


“行啊,那这周要一起去吃饭吗?”


“可以啊,上次那家吃田鸡的火锅挺不错的。”


“是啊,对了,我借你移动硬盘用一下,我放单位了,拷个程序。”


“行,我放卧室的书桌里的,有两个,你拿希捷的那个吧。”


“怎么,另一个装了什么脏东西吗?”


“emmm,就希捷那个空间大一点。”


隔天塔民回去的时候提了一小盒草莓,但男孩子不在家,他发短信给男孩子,也没人回复。


晚上的时候男孩回来了。


“之前不是说一起去吃饭吗?”


“嗯。”


男孩子好像喝了酒,他往洗手间进去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穿着一条宽松的短裤,粗壮的小腿上面密布浓密的毛发。


塔民刚好在客厅的冰箱前拿水喝,听到声响不经意的打量了两眼。


不得不承认那天的气氛很好,屋子两个一周没见面的人。


橘色的灯照在男孩子的皮肤上,冒着热气的身体,塔民觉得自己几乎都可以在这一刻高潮了。


但现实不是小黄文,现实是男生走回房间,关了门,关门的前一秒甚至轻蔑瞥了塔民一眼。


“看够了没?”


啪,门关了,世界一瞬间陷入了安静。


男孩关门的声音太响亮,塔民甚至觉得那声响是谁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塔民猜,男孩子拿了他另外一个硬盘吧。

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


作者:一只基基

微博|一位小基基  豆瓣|阳sir

封面人物:Nakade乙墨 与内容无关


更多推荐阅读☞

他的舌头好甜!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穿上衣服约一次会?

他把我拉了起来,叫我扶着窗台

我喜欢上了合租室友

这里呢?痒吗?


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希望能得到你的点赞和分享~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


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

搜同社区是一个优秀的同志交流轮,为你提供最新的同志相关资讯,原创文章
搜同_同志论坛_蓝男色写真_2020 » 我好像对合租直男有好感了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